軟弱的反面,不是剛強,是無懼。

 

  今天在看排前,特意問了一下工作人員整齣戲約多長,除被告知總長約75分鐘,還詳盡的說明這齣劇採用東方人的觀點來與華格納對話,不同於歌劇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且當中利用文本與舞蹈來解譯華格納歌劇《尼貝龍指環》第三部《齊格飛》,老實說聽完後有點期待,但也害怕會像去年的《華格納大爆炸》一樣,有看沒有懂最後躲到角落滑手機。但興許是文化差異與導演手法不同的關係,當年的劇是由國外的裝置藝術家來做影像呈現,由國內的陳玉慧老師擔任文字部分演繹,雖然事前聽過講座,但對整齣劇還是無法感受到它的表態。

  

  今天這齣 Ex亞洲劇團《齊格飛》,非常簡潔有力,好看。演員們透過肢體、歌聲說了一次齊格飛的故事,如同簡介上所說導演江譚佳彥實驗各種東方古典身體文本,如日本能劇、中國太極、印度武術Tang-Ta、印尼傳統舞蹈等,以肉身拆解樂譜,在極簡凝鍊的劇場敘事中,創造風格化的身體景觀,展開東西相遇的史詩之旅。

 

  所以我們會看到演員用身體表現出力與美,人物的態度,搭配聲音一同傳遞情感。當齊格飛去殺掉那條龍以及追求愛情時,我看到了很美的畫面,以及他的無所畏懼。這齣戲的演員表現的都很好,不論是對角色的詮釋還是肢體與聲音的表達,都很到位,當一人分飾多角時,角色鮮明;當兩位不同長相個性的人扮演兄弟時,妳會真覺得她們是親兄弟,因為真的很像,他們的個性語說話的語調,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同一個人演的,可見演員們在角色功課上,下了很足夠的工夫。

  10417796_1396386197270164_6271328177755282909_n  

  圖片取自:華格納革命指環臉書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wagnerarevolution

  

  服裝大部分採黑白兩色為主,大部分演員都要在場邊待命,換裝,有點像之前看故事工廠的《白日夢騎士》,演員要像板凳選手一樣場邊待命的感覺。一開場有位現代人穿著襯衫打著領帶碰觸到諸神的盒子,然後故事開始了,但我不是很懂,為什麼導演要讓演員在旁邊待命,如果有演後座談我還真想問問。不過,我猜想,也許一開場的年輕人代表導演江譚佳彥,一場現在與古代神話的對話,所以場上需要保留古與今的對比。

  

  這是一齣結構與表現手法都很鮮明、特別的演出,但不至於讓人看不懂,而且,反而讓人覺得很感動,不同國家的舞蹈,不同國度的音樂,讓東方人來詮釋西方神話,不一樣的角度,不一樣的思維,給了齊格飛悲劇生命中,另一種美的呈獻,讓人知道英雄不是剛強,而是無所畏懼。



  非常推薦大家欣賞此劇。

 

原文刊登於樂梅茶坊:http://o526920.pixnet.net/blog/post/30125241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