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4/5/22 (四) PM7:30
地點: 牯嶺街小劇場
備註: 看完,我需要大量的空白沉思,長長的,安靜一下,然後思索。
 
 
 
看到後來,清楚地感覺到我的眉頭稍稍皺起來,但又忍不住直視台上發生的一切,就像無可挽回一樣。
因為那是悲劇,大過了生命中的所有一切,於是,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降臨;
降臨在底比斯這座城邦中、降臨在伊底帕斯身上、降臨在王后尤卡絲坦身上,降臨在所有見識這個悲劇的人們心中。
 
 
「人生不到盡頭,你怎知這是災禍還是福佑?」
對阿,你怎麼知道?
 
伊底帕斯的悲劇真的是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後,還是會被震撼到阿。
到底什麼樣的罪是最大、最罪惡的罪?
到底怎樣的悲劇是最深刻的悲劇?
到底我們能不能相信神? 到底我們能不能相信神諭?
如果神諭就是要製造一場悲劇,那我們是不是就無力抗拒?
 
在看伊底帕斯試圖解決城邦間的瘟疫時,我也想起了現在的台灣,和現在的政府。
無能為力的這一切。
我想我還是需要很多很多的空白來顯示我現在的心境,因為悲劇太沉重了,絲毫無法行雲流水講述心得。
 
 
 
 
 
來談一下關於全女版這件事,
我很喜歡導演在處理全女版這件事時並沒有刻意地把誰徹底當男人用,而是以女裝 / 連身裙做為基底,搭配配件辨識出身分。
小小的伊底帕斯阿,她小小的,其他人大大的,但大大的悲劇就降落在小小的伊底帕斯身上。
 
背後的舞台效果、投影設計也令人喜歡,字句在背後的投影加深了無以名狀的傷悲,層層疊疊。
而繩索,飄盪,刺穿了誰的喉嚨、刺穿了誰的腳踝。見證了這時代的悲劇。
甩阿甩的、盪阿盪的,盪阿盪的、甩阿甩的。這就是這個時代的悲劇阿,動盪,並且從未停止。
 
演員交錯的手法、聲音的重疊、角色的轉換也令人驚艷,
八十分鐘的劇長,準時開場,開頭行雲流水,偶爾出現玩笑般令人開懷的片段,
就像導聆上說的,這不是索發克里斯的伊底帕斯王,而是臺北海鷗的伊底帕斯。
但一切都還是抵不過即將到來的。
相較下開頭的行雲流水更像是為了和之後的悲劇作對比與呈現。
 
 
這是個人的悲劇嗎?
但這是很多很多人的一念之間造成的阿,於是我們還是只能歸罪於神。
是什麼樣的神降臨在這個世間、變成了這個世界?
 
如果生命悲劇如此巨大,那我們的小情小愛小痛苦又算的了什麼呢?
我們真的能夠逃過嗎?
無解,但幸好我們總還能進劇場感受命運與悲劇交織的力量。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