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藝基金會主辦的2014兩岸小劇場來到第二週,連續兩週,看著台上年輕的生命,從個人生命意義的追尋到家國未來的探索,的確頗為動容,也能引發思考。

 

故事背景設定在民國初年,由4位身著老式服裝的教師在開會揭開序幕,隨著劇情推演,深入挖掘教育與知識的本質,以及權力與階級的關係;粉飾太平,需要越來越多的粉,直至一發不可收拾。(查了下,「粉飾太平」的英文可以寫做to pretend that everything is going well。的確,所有的well從來都是在自欺欺人,從來就沒有well

 

權貴遊戲裡,最後被犧牲的竟是那個最沒有發言權,甚至連身影都不曾存在過的「他」,猶如廣大無知的百姓。

但這一切竟是得到社會的默許,who cares?

果然,一個荒謬的故事,是現實的照妖鏡,人人都在共犯結構裡頭。

 

邏輯連貫且縝密,是這個看似荒誕的故事文本最令人激賞之處。

一切的荒謬誇張都是依循著人性的邏輯,而那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因此,它講的是中國的故事,也不只是中國的故事。當然,這齣戲中國人看來是會特有感觸的,在台上搬演的那些假,對應到現實是真。

 

編導說,這次帶來台灣演出的版本與中國巡演的版本相比,只有改過兩個微不足道的名詞,可說完全是原汁原味。至於議題及現況的影射,當生活的現實與這荒唐的故事有了重合,那不是故事的問題,是現實的問題。

 

頗意外這樣明顯批判的主題竟有可能通過中國官方的劇場審批制度,然而,事實就是這樣了,也因此創作者有機會帶著它走過中國大江南北,我們也有機會看到這齣好戲。戲裡的哏,看得懂的就看得懂了,看不懂的,就當在看故事吧。

  

 

女老師的角色設定是全劇裡最非寫實、最複雜、最耐人尋味的。曖昧不明的過去,身份的轉換,做到極為飽滿的情緒,在在令人懷疑,那些廉價低級的笑點,其實是深沉的控訴吧?越下重手,越有其堅持。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為我梳妝。

這夜的風兒吹,吹得心癢癢,我的情郎,我在他鄉,望著月亮。

我要,美麗的衣裳,為你,對鏡貼花黃。

這夜色太緊張,時間太漫長,我的情郎,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在語言文字戲耍,及小文藝小清新唱腔中,幕落。

影不影射,不重要了,至少說出來了,釋放了一些鬱悶,埋下了一點種子。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 寫手扶植計畫提供
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