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著沒有夢想,等同於死亡──摘自《白日夢騎士》節目冊。

  

  這是一個將唐吉訶德故事現代化轉變的故事,故事的主視角以夢想成為舞台上的男主角──少鈞為軸,以他的演員夢想帶出整體劇情的節奏,用只有頭尾兩幕的《夢幻騎士》做為戲中戲,上半部偏重於舖陳少鈞為了成為主角而做出的一切努力及創傷的來源(女友凱蓉的死亡,致使少鈞把更重的責任感壓在肩上,以致於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下半部則重於推理解謎及試圖以戲劇演出方式進行心理治療的過程。

 

導演運用嘲諷式的手法,刻意的放大加強某些情節,置入令人印象深刻的哽點(例如:噴血的一百種方法、化學實驗的調合與綁架案的關聯,劇場排練及演員成長的現實,對愛情的看法等等……),製造出與這些在戲裡面發展出來的「至理名言」相關的內容,用不同人物的視角,運用《夢幻騎士》戲中戲裡發生的巧合「事件」做出對照,加上懸疑推理元素,製作出一個「非常理性」認知的演出。

 

《白日夢騎士》整體帶有電影的轉場風格,刻意強調劇場運作的痕跡(例如轉場時餘留的微薄照明,能讓觀眾看清楚台上搬動道具,象徵場景轉換的動作),演出進行時還刻意在某幾個分鏡點,以漫畫式的裝飾加深觀眾印象,隨著劇情的進展,觀眾們跟著少鈞進行著邏輯式的推理,隨著他一步一步的抽絲剝繭的解開謎題,在人性與彷徨中質疑、於破綻百出的線索中找出破案的關鍵契機,逐步的將散落的疑點連成一線,若沒有耐性看到最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謎底是什麼。

 

當少鈞發現事實的真相時,其情緒的轉換雖是當下眾人最期待的反應,刻意佯裝無事且一派雲淡風清,甚至於還可以整場事件玩笑的態度,令人產生與夢想背離的悲哀。

 

在眾人沾沾自喜的認為已經協助少鈞走出過往創傷的快樂情緒中,更讓觀者有種全部都是騙局的荒謬感,而少鈞就是那個因為肩負著責任(死去女友凱蓉對他的支持)與夢想被欺騙的傻瓜。

 

《白日夢騎士》的調性在輕鬆中帶著歡笑,像是一場以現實為本的RPG角色扮演遊戲,少鈞是遊戲裡的主角,只是這場遊戲中的變數都已經經過人為設定,結局卻無法掌握。

 

嚴格來說,《白日夢騎士》並非是一部喜劇,它讓人難忘的點在於,看你親手建造起夢想,卻又親手打碎了它,結果它只是一場集結眾人之力,以「愛」為名的戲中戲大騙局。

 

套句導演在演後座談說的,悲喜交錯,只在一線之間。

 

以筆者的角度來看,《白日夢騎士》雖然旁枝略顯紛雜,對於「愛」的定義產生出了各種不同的角度演繹,同時帶有反英雄主義的潛意識思想,強調英雄不一定要是個完美人物的觀點,讓人看完真是百感交集,但無法否認的是《白日夢騎士》在劇情的多元性發展及豐富度上確實是引導出更多令人深思咀嚼的空間,是值得推薦進劇場觀賞的一部好戲。

 

也期許故事工廠日後能以更多元化的角度去創作出更多引人入勝的故事,與每個進入劇場的觀眾共同分享獨特的專屬滋味。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低調的觀戲記事:http://yenyuu.pixnet.net/blog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