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4/5/9 (五) PM7:30
地點: 松菸多功能展演廳
備註: 為什麼是天堂酒館呢,因為他們雖然身處陰陽交界卻追尋 / 如活在天堂又飲酒如在酒館般聊天嗎?
 
 
 
看戲前就有了這齣戲可能會有點硬的心理準備,
但開始時的對話語言其實還滿好了解,只是最後當五人集合闡述時我對最終命題又迷惘了。
雖然還是很多台詞可以讓我細細咀嚼。
 
 
三個亡魂,他們談天談理想也談逝去的生命,雖然似乎都不在一個焦點上。但他們各自表述了不同時代不同角色對世界與對生命的看法。
兩位禮儀師,清洗大體與高唱輓歌,以甘草人物的角度讓亡魂論證稍稍緩和一些、又清晰一些。
 
 
 
「死了才發現一切都沒有結束。」
「過去是可以選擇的。」
「時間過去,事情的本質逐漸明顯。」
「透過死亡尋找意義,意義是只要再給我多一秒鐘就好了。」
「不在乎死亡,卻在乎意義?」
 
 
三種角色,三種對社運、對社會的態度與論述。  
 
結果我對詩人的想法最有共鳴,大概我也還是個小屁孩,或者我身處在與詩人相近的年代,
其實說共鳴也不真的是共鳴,因為我不完全認同,而是似乎對他的想法更能夠理解。
死可以輕如鴻毛,也可以重如泰山;如果意義對他而言重要,那有什麼理由剝奪其透過死亡追尋意義的自由?
其實給我多一秒鐘的意義或許也是反向思考的珍惜生命,透過死而學會生。
所有的戲謔其實更像是為了在紛雜充斥太多人的社會裡爭取空間爭取發言權。 
 
 
天使我倒是不太有想法,大概是我很早就放棄烏托邦的世界然後演員沉醉其中稍稍讓我有太多了之感。
還有追尋自己的某人我想我也了解那種對世界的無力卻又想改變,還有口口聲聲有人在聽我說話嗎有人在聽嗎的呼喚,不斷呢喃。
 
 
 
 
 
關於大老二和小老二的戲份,我一直思索為什麼要特別讓小老二這個角色由韓國演員呈現。
中間對話宛若毫無障礙,如果硬要安插一個意義的話,會不會是死亡後國籍語言的紛爭都不再是問題了?
又或者說,在死亡面前、在追尋生命意義前,我們都是一樣的?
但韓國口音相當特別,讓大小老二高歌的旋律多了一絲層次與獨特。
 
 
找不回自己味道的設定也令人傷感,
會不會味道是世上最難複製、保存的記憶?至少還不像視覺或聽覺那樣早有了輕易複製的可能,
表演時我好幾度忍不住將手移到鼻子前,不著痕跡地試圖發現自己的味道,雖然我終沒能發現什麼。
 
 
 
 
 
演出之外,這是我第一次遇見用漫畫呈現的節目單,
演出前看時覺得懵懵懂懂,抓不住其中意思也覺得毫無結局可言,
結果演出後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劇團選擇了這三段作呈現,總有一天,當我又回頭看起這些漫畫時可以發現更多現在看不見的意義吧。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