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櫻桃園》的劇本,我約略理解故事的來龍去脈。

契訶夫藉著櫻桃園產權的轉讓,突顯帝俄崩解後階級的流動與主角對社會現狀的適應狀況。

 

中山大學今年的畢製挑上這個經典且難度極高的劇本不知道是幸或不幸。

由於出場人物眾多,光是一長串的俄國人名就把觀眾弄的暈頭轉向,

加上戲服顏色過於相近,無助觀眾辨識,

(友人也表示布料的質感無法讓觀眾聯想櫻桃園主人昔日的富裕)

如果沒看過劇本,我想演員之間的關係至今我還是莫宰羊。

 

多數的時候,《櫻桃園》失去了節奏,坐在二樓的我們數度不耐,

一樓的笑聲總在很奇怪的時候響起,有時偏左,有時偏右,

是不是因為台上有熟識的演員,不得而知。

 

這齣戲的舞台兩側上方有延伸至中央的櫻桃枝幹,點綴著粉紅的花朵,甚美;

我也喜歡舞台後方日出,黃昏,星夜的投影;

配樂很稱職,有一種繁華落盡,卻又浪漫的氛圍;

但是第四幕出現的砍樹聲,模糊不清,似悶雷,可惜。

 

演員中,飾演小妹瓦莉亞和羅巴金的陳靖仙與胡晨恩最令我們激賞,

口條清晰,辨識度極高,期待兩人日後的發展。

 

最後要抱怨一下,今年我看的是5/3晚場,逸仙館當晚一樓並未滿座,

我們坐的二樓觀眾也寥寥可數,如果能把觀眾集中在一樓,應該會更好!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