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宗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曰:「誰?」鬼曰:「鬼也。」鬼問:「卿復誰?」定伯欺之,言:「我亦鬼也。」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

共行數裡。鬼言:「步行太極。可共迭相擔也。」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擔定伯數裡。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死,故重耳。」

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死,不知鬼悉何所畏忌?」鬼答言:「唯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命鬼先渡,聽之,了無聲。定伯自渡,漕漼作聲。鬼復言:「何以作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爾,勿怪。」

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鬼至頭上,急持之。鬼大呼,聲咋咋然,索下,不復聽之。徑至宛市中,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

當時有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整排地點就在戲劇演出的地點,在看整排的同時,會更有戲劇演出的現場感。雖然座位尚未整理好,座位三面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戲劇,只是如果坐在中間,應該更能享受到中間劇場與後方布幕相互映的感受。(導演在整排時,很注重在每一個角度的觀眾都能看到戲,所以坐哪裡都很OK。)戲劇演出的地點就在國立戲曲學院,國光劇場就在戲曲學院大門口進去後右轉就會看到囉!

定伯賣鬼是魏晉南北朝時期曹丕的作品,當時政治紛亂,民不聊生,敬畏鬼神態度大興,這部作品卻是以「鬼是弱勢團體」的心態作為出發點來撰寫。國光劇場的「賣鬼狂想」源自於定伯賣鬼這個故事,以「丑」的表演為創意。以定伯如何推銷一頭鬼變成的羊開始從頭說起,本來以為是定伯賣鬼的故事後續發展,但整部戲仍舊是繞著定伯賣鬼的故事主軸在進行。

定伯把羊賣給別人之後,故事就展開來,到底買羊的人是真心想買羊,賣羊的人是否真心想賣羊?還是到頭來都是一場騙局?到最後虛虛實實,實實虛虛,已不知何為實何為虛,究竟是人心較為險惡,還是看不見的鬼才是狡猾的那一方?誠實抑或是欺騙,是人是鬼都已經不重要,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都有可能會有所欺騙了,更何況是人與鬼之間;到最後也分不清究竟誰是人,誰是鬼,而誰才是真心對待?誠實中帶有欺騙,欺騙中卻有幾句實話,劇情內容翻轉了幾次,卻不嫌乏味。

魏晉南北朝定伯賣鬼的故事,曾被電影翻拍為「變羊記」,到國光劇場的「賣鬼狂想」,同一故事用不同手法表現,國光劇場用「京劇」的方式表現,加上浮光投影的科技手法,使得整個故事更加地活耀,不會讓人對於京劇懼怕或是覺得難以吞嚥,台詞也較為淺白,雖然說在唱戲的過程中,會因為音調的關係,有些許的聽不清楚台詞,但其實也不影響劇情發展,甚至在台詞中會有一些小驚喜讓你莞爾一笑,使人發噱。

 

歡迎來看戲:http://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oK4bYlG1GfwCol5bH0OcT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原文出處:http://julinannachen.pixnet.net/blog/post/183653334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