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聽到《單身》這個主題,最直接的聯想是在於感情上頭,是交往狀態上的單身。只是稻草人舞團這一個作品所討論的,不僅只於愛情層面上的探討,它提及了人生當中,會遭遇到的許多情感方面的問題,有個人的、群體的、家庭等等。

 

整支舞從序曲到終局分成十四景,有幾個固定角色,每個角色有自己的故事,故事間有些有關聯有些沒有。但大部分的故事都是在講述個體與群體之間的關係,其中有一個角色,叫做時間過客,明顯的跟其他故事內的角色沒有關係,也不會跳脫角色去成為歌隊,游走在整場演出之中,成為一個獨特的個體,相較於其他的舞者,相對於觀眾也是一個特別獨立的存在。

 

舞台上有一道白色格紋的高牆,和堆疊在角落的椅子,因為沒有大幕的關係,所以高牆是在觀眾入場時就一直被觀看的存在。一開始看沒什麼特殊的,但是當演出開始,觀眾席燈收舞台燈亮,高牆的壓迫感由然而生,網狀的格紋更給人一股拘束感。伴隨著送葬隊伍走進,一開始建立了一種很沉重的基調,接著舞者的身體開始傳達出哀傷的狀態,隨著狀態越發激烈,舞者肢體變化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最後打破人的樣貌化成一群魚。魚群是一種團體意識很強的族群,所以當紅色鬥魚出來的時候,群體跟個體之間的關係很快的被建立。群體和個體之間很容易存在一種霸凌的氣氛,在我們的生命經驗裡面,落單的人總是會成為被欺負的目標,也有被欺負所以落單的情況。在人類作為一種群居動物的狀況下,總是會單獨的、特殊的存在感到排斥,所以集體霸凌的情形就發生了,只是當一個人被攻擊久了,總是會有反食的一天,所以紅色鬥魚雖然一出場就挾帶著很強勢的狀態,但是在和魚群的追趕之中,即便最後捕食到一隻魚,離開時還是帶著一個人的孤單感。

 

在這場演出中,使用了一種形式,叫做童年遊戲。童年遊戲的本質就是一種權力關係,不論是鬼抓人或是大風吹,小時候單純好玩的遊戲在台上看來卻是一種硬生生的欺壓,尤其是當權力較小的人一直沒有改變時,當鬼永遠抓不到人,當大風吹永遠搶不到位置時。各種形式成為這支舞作在詮釋「單身」這個狀態的不同面向,但有一個段落,放了一首台語歌,然後各個舞者開始在椅子上或椅子旁擺POSE,呈現一種拍照的狀態,紀錄人的一生中不同階段的狀態,製造出一種人生走馬燈的畫面。但是台語歌的使用卻讓我覺得有點煽情,也許是因為這首歌跟其他段落所使用的音樂相差太多,使我沒有辦法很好的進入整個畫面的情境裡,這是這場演出我比較不喜歡的一段。

 

整場演出其實可以看成一張十四首歌的專輯,每一首歌各自有各自的故事,但是所有的故事都隱含著對於「單身」的想法。由這樣的概念去看這支舞作,比較不會被戲劇性或是敘事性的觀點所困擾,讓自己一直去思考每一段舞之間的關連。有時候更感性或是感官的去欣賞某些演出,更能夠體會到作品真正的意義。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