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為難⋯⋯劇情橋段太多巧思,但我不能成為洩漏驚喜的掃興人。這個劇場從一進場就是驚喜,甚至塑造出主題樂園的格局,確保每個細節都能引領觀眾進入情境。

我的潛意識從來都知道捷運裡有諸多悅耳的聲響——「滴滴」警示聲、不疾不徐的報站女聲、加速時的引擎運轉聲(配上人群有默契的肌肉平衡力,和高速下維持平穩的高水準環境)——這一切美感,都被這齣戲點醒了。尤其,我搭乘捷運時都在觀察人群,因為我沒有智慧型手機。我幻想過的每一個故事,都不及這齣戲精采完整且浪漫。

當初選擇這齣戲,是因為我查詢網路,發現「天作」過去的音樂劇歌曲與配樂都相當誘人。我對音樂的好惡很明顯,但我卻相當不懂音樂——不熱衷於流行歌、只被古早影視配曲吸引、喜歡某些某些古典樂卻叫不出名字也說不出理由(雖能勉強以舞蹈角度切入)⋯⋯。「天作」的歌有點像「流行歌」(如果我必須說個稱呼),但我聽著心思卻被牽了去。然後我才醒覺:這真的是「音樂劇」,那種迥異於其他市場的音樂風格。台灣的音樂劇真的能成就一個誘引大眾但風格鮮明的境地。

「對唱」一向是我這個迪士尼迷最在意的元素之一。這劇最讓我血液翻騰的一曲,是第二齣廣播主持人與陌生爸爸交錯唱述思兒情緒那首(不確定歌名是《這是為你唱的歌》還是《嘿,寶貝(Repreise)》)。兩人旋律各有主軸(有點像 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 (Reprise) 的後半段),要搭配和諧並爆發張力,在編曲上與唱功上皆屬不易。誠心期待台灣能有更多類似的好作品。

我第一次看到圓形劇場,觀眾席360度環繞。劇場有旋轉台,道具與演員台步穿插巧妙。我說過我最愛觀察人群;當我被台上的故事惹得鼻酸時,我的視線跨過舞台看到對面的女生在拭淚——我驚覺這劇場真是好大一圈巨鏡:台上的演員反映我們的人生,台下的觀眾反射我們的心聲。

三個主故事,官網介紹得恰到好處,再多就是破哏。那麼讓我說一樁鮮為人提的橋段:白衣的舞蹈。我想這齣戲的野心不只在「音樂」與「劇」而已,歐美通俗音樂劇裡常見的舞蹈元素,它也納入戲劇裡,而且拿捏得當。⋯⋯有沒有幻想過:夜裡捷運停駛後,那廣大的空間該拿來做什麼?不是非得有所作為不可,而是任何一個空間都無法空著不醞釀些什麼,尤其在白日人潮洶湧過後,空氣中仍殘存無數有機體浮塵⋯⋯

那段舞蹈不屬於任何故事,它提醒我們一個廣大的背景:任何一個空間都可以存放建構我們的想像與反思。

在不點破故事的前提下,我忍不住嘗試寫出我對他的傾心——那位XXX實在魅力破表啊!整個音樂劇的層次,你可以用最出色的日本漫畫短篇集來想像(風格不盡相同,但我說的是等級),埋哏同樣細膩,分鏡同樣吸睛(⋯⋯連續的音樂劇如何「分鏡」?如果你看到他們在旋轉台上的走位,與抑揚頓挫分明的肢體演出,你也許會產生與我類似的感受)。而XXX的地位,等同於奇幻漫畫裡不食人間煙火、超脫一切的角色;這不只是用劇情與台詞堆砌而成,他的身段氣勢也絲毫不辜負這個身分,說服力十足啊!

在滿場喝采之後,眾人緩緩離席,「捷運站」歸於沈靜。離開大樓前遇上當時為我指路的工作人員,她正頷首對散場觀眾們道謝,我則特地走上前去對她說:「謝謝你,你們的演出真的太好了!」

⋯⋯人生,你等待的是什麼?也許對方嫣然一笑,正是你啟程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去的動力。


--

原文http://mkhere.blogspot.tw/2014/06/mrt-musical.html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文章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