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內向怕生文靜的獅子座」← 整場我最喜歡的笑點之一。
 
  
好像就很順的看完了,
中間有許多觀眾全知全能而劇中人物什麼都還不知道的趣味橫生,
但或許是因為最後走到了溫暖大結局,總之很平順地看完了。
 
 
先來談談演員,我真心覺得顧寶明非常厲害,在演員聲音和動作的轉換上,非常之好;唱歌、女腔、豬鼻子聲。
姚坤君的搭配也足以撐起、足以匹敵,上半場最亮眼的就是當她解釋為什麼和吳世寶分手那段。
只是當場面換到孩子們身上時我經常會冷卻下來。
當女高中生出場時,我一直思考到底一個高中生該是什麼樣子。
我總覺得她不像高中生,一舉一動在台詞沒有介紹她十七歲、沒有制服搭配的情況下我不會認為她是高中生,但她的口條是好的,
然後我也還沒思考出究竟高中生該是什麼樣子。
小學生的矯情在朗讀這件事身上得到了合理的藉口,只是語調太過矯情還是會讓我有出戲的感覺。
偶爾再加上國父紀念館非常差的音響效果,回音重重,瞬間我連演員在說些什麼都聽不懂了。
 
 
 
但如果說裡面我最喜歡的議題的話,我想是關於「放不下」之後的奮鬥。
對於你所深愛的事物,在你必須放下而你還放不下的時候,
你會不會也願意轉換身分、用另一個角度和他們相處,只為了企及你所想企及的? 
 
只是當你終於企及了,你會不會又開始思考或許他們喜歡上的只是那個包裝,而不是你,
(害怕別人愛上的只是外殼的假象、不是真正的自己)
於是你和自己吃醋,
就像最後吳世寶吃包思雯的醋一樣,情感糾結。
但是在扮演的當初只會想著「欸因為我真的很愛他們,所以我願意做任何事。」
人還是會要求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因為放不下所以做了奮鬥,結果這種奮鬥到頭來就像是困獸之鬥。
(雖然這齣劇最後走向好結局,但在現實生活似乎可遇不可求阿)
那麼,放不下的話究竟該怎麼辦呢?
 
 
換景的部分雖然有點小突槌,沙發轉啊轉,
但舞台機關效果非常厲害,我很喜歡,
偶爾看著工作人員趕忙的將大道具推來推去與轉換,偶爾黑影還來不及收回。
換幕時從邊邊的觀眾席看去還能見到工作人員和演員下台後的忙碌與東奔西跑,這對我來說也是種驚喜。
我想我真的很喜歡看舞台上的各種設計,超乎想像的各種設計。
 
不過最後劇情還是沒有解釋到底為什麼當初吳世寶把小貓送走,或者那就只是他不負責任的表現吧。
 
 
 
還有一個我想說的是「追逐如光一般的男人」,
趙以娟後來愛上王子般的學長是不是因為他在發光呢?
當初趙以娟能夠接受吳世寶是不是因為那時候他也在發光,甚至他那時能夠讓她發光呢?
     「像是烏鴉
        喜歡會反光的東西
        而我喜歡你 
        你也會反光
        使我不再像是一隻烏鴉」- 鯨向海
我們都好喜歡會發光的人,有才華的人、在人群中獨樹一格而又散發光芒的人,
只是這個光可以持續多久呢?
遇上柴米油鹽醬醋茶後,光能夠做些什麼嗎?
 
 
 
 
我覺得看戲真的很看個人,這齣戲主打家庭,但我被打到點的完全都不是那一回事阿。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