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中有一種小確幸,就是大方竊聽我身旁路人的對話;尤其在校園裡,他們年稚的語氣與構思具有獨特的魅力,簡單又熱情。例如幾天前,我在雨中走過校門口的闊葉林道,迎面而來兩個男同學,其中一個開口了:「這就是西北雨。」另一位:「你確定?」

而第一位居然就這樣開嗓了:「西北雨~」(唱)

闊葉上的雨聲滴答唱和。⋯⋯也許簡單又熱情的是我,可以被這樣的對話逗得心滿意足。

下午,我去農夫市集買菜,買到一半突遇大雨,攤販與農夫們忙著整理雨棚、處理地上積水。「西北雨啦~」大夥兒叫著。我在等雨減弱的同時,靜靜聽著周遭熱鬧的聲音:以雨聲為背景,掃帚的掃水聲特別有節奏感;貴賓狗逗掃帚又躲掃帚的模樣像在跳舞。

所以,當樂曲開始演奏時,我聞到西北雨的味道了。Bass的低音醞釀空氣悶窒的氛圍;緊接著開展的活躍音樂,像是四面八方的大雨在整個城市裡的重奏。

頭三曲演奏下來,我就找到自己的偏好了:我喜歡乾淨分明的第三首,聽起來像雨勢歇息,餘雨低落在不同材質上的聲音區別更顯著,好像從不同方向往我襲來,各展風情的挑逗我;尤其還能想像陽光初露臉,一整個歡愉的顏色讓人無法抗拒。

第四曲演奏時,我思緒突然跳tone了,居然讓我想起Raised By Zombies。這支動畫的配樂不是爵士,可是它節奏的力道,和情節畫面透露出的熱血與思鄉意味,與我現場聽到的樂曲實在合契。(我完全對不上節目單曲目,也記不得演奏者們現場介紹的西班牙名或英語名了;每首樂曲的故事都是我打從肺腑自己感受出來的啊。)

⋯⋯講到Zombies,相信每個愛舞的人都看過或聯想過被音樂牽走靈魂而隨之起舞的畫面。聽爵士樂最折磨人的地方,就是明明每支都那麼好跳,卻不能站起來跳。壓抑不住,我從開場沒多久就開始舞動手指了;專心看著音樂家們跳舞的同時(打擊樂手在我眼中都是在跳舞),我眼角餘光還看著自己的手指舞得丰姿綽約、我見猶憐,跟台上的節奏真是合拍。終於,第五首,Victor登高一呼,要大家跟著他鼓掌打拍!我終於得以釋放我的欲望;激情之外,我同時理性的學到了新節奏,因為Victor帶的拍子是我直覺中缺乏的五拍組合:前三拍是「三拍子」,後兩拍是弱起拍,配上當時爵士樂的四拍子節奏,饒富趣味。不過這難到現場觀眾了;鼓掌聲勢的確雄厚,但一旦Victor停止示範,台下鼓掌的節奏就會慢慢被本體四拍而韻味多樣的爵士樂拉走,變得凌亂而失逸了⋯⋯但這不打緊,爵士本來就是要讓人耽於逸樂的(?);而眼巴巴跟著Victor爸爸帶動而鼓掌的我們,顯得特別可愛啊!

我就知道舞蹈不能亡——Victor在最後終於召動全體觀眾站起來隨音樂搖擺了!台下真是又叫又笑的,所有人high翻音樂廳頂了。若不是怕失禮,我還真想錄下我斜前方那位男士靈動的屁股。朱宗慶爸爸好像也被Victor邀到舞台下方跳舞吔~

這可是國家音樂廳呢。不只全體觀眾留下了難忘的經驗,我相信Victor他們也不會忘記我們這群熱情的台灣人吧。:D

http://mkhere.blogspot.tw/2014/05/tipc.html
--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