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4/6/1 (日) PM2:30
地點: 水源劇場
備註: 忘了帶外套的水源劇場,好冷;負心男人的話語也讓人心,好冷。
 
 
我以一種稍稍疏離的姿態看完這場戲,雖然從頭到尾我捨不得把目光從舞台上移開。
「塵緣相誤」,這四個字也完全打到我。
 
 我喜歡這齣劇的概念,把東西方三齣情節類似的戲放在一起,米蒂亞、鍘美案、王魁負桂英。
「靈魂不死,只是轉換肉身。從西方的米蒂亞,輪迴到了東方的焦桂英、秦香蓮,依舊如是。」
原來那些文本,串成的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個靈。
最後編劇也提供了出口,這些米蒂亞們都是靈,生生世世,不斷輪迴而又悲劇橫生,如果不放手、不放下,那一切就只能繼續發生。
「重複、迴旋、重複、迴旋,生命是一場畫圈圈的遊戲。圈圈裡,妳是從前的我,我是未來的妳。」
戲的最終,米蒂亞們訴說著我是、我不是;終於他們能夠跳脫背叛的圈圈了嗎?
 
 
我想我是喜歡京劇的,喜歡那種清亮而又千迴百轉的聲調,雖然這次在京劇聲調和一般聲調的轉換上偶爾讓我稍稍出戲,某些用字也會突然把我拉回現代。
但其實也是有點有趣的對比,
歷史脈絡上與我較近的秦香蓮焦桂英因為聲調用詞不熟悉稍稍拉開了距離,
地理上與我遙遠的米蒂亞卻因為用詞與劇情轉化而讓我覺得好近、好近。
但其實情節根本是宿命般的不斷發生與重複。
男人追求富貴,我猜曾經狠心過的人都懂,富貴到手豈能放? 甚至偶爾是情勢所逼的不得不。
女人不甘心多年情感居然可以被計量、換算,悔恨、並且恨恨恨恨恨,殺殺殺殺殺。
 
 
段三,我非常喜歡三篇文本同時交錯的安排,你一言我一語,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場景,一樣的負心人與被負心的女人。
反反覆覆。
但戲又呈現了那些曾經的美好,當初有多愛、現在就有多恨阿。
偶爾負心男人們的話語我也難以反駁,你敢說,在熱戀時你所付出的一切徹底是為了對方,難道不也是為了要讓自己開心?
最後,恨意來到了終點,各種心碎與破碎也相當精采。
女人啊、恨啊,這些你是惹不起的。
 
 
服裝的設計我極其喜歡,漸層好美;偶爾陽剛但又不失柔性;
布幕的協調、布幕的各種扮演、桌巾布的纏繞,再再也現出了導演的巧思。
 
一切到了最後,總還是要討論愛,
因為愛,在一起;因為愛,選擇報復;因為愛,最終,還是要放下。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