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像中驚艷-《只有讀,老實。》

 

這是我第一次觀賞讀劇會,好像回到小學生的自己,抱著膝蓋聽人說故事,在演員的聲音變化中勾勒一景一幕,這真是個令人愉悅的過程。

今天讀的劇本是《耳語》和《玩親親》。陳彥瑋的《耳語》是關於兩個曾經形影不離最後分道揚鑣,卻始終在心裡惦記著彼此的女孩們的故事。瑪麗含蓄正經,路易絲奔放直接,兩個角色形象鮮明,讓人很容易就能建立想像。第一場彼此在自己的時空裡想要走向對方的瞬間,就像是我們在某些當下想起一些人時突然靠近他的過程,那是個相當魔幻的氛圍,卻又如此精準。

接著兩人在學生時代的對白互動,屬於女孩子之間的耳語悄悄話,在青春年代裡看來是多麼夢幻輕柔,對照到現今長大後對生活的咄咄逼人、煩躁沉重,過去的一切恍若沒有任何存在過的重量,那樣的衝擊性令人感到憂傷。最後在不同時機的交錯和情感上的瑟縮,那句我好想你終究只能是說給自己聽的耳語,當兩人在人潮回首的時候也一併被淹沒了。

全劇將女孩間那微妙的情感拉扯表達得很真實,以至於當我看到劇作家是男生時難掩驚訝。平心而論,若將主角的性別換成男性應該也會挺好看的,但若是一男一女就有可能少了些張力,希望以後有機會能看到完整編排呈現的《耳語》,令人期待。

盧國榮的《玩親親》相較而言是結構較單純的劇本,描述男主角與中風又失智的父親間從原來的疏離尷尬,在印尼看護的推波鼓勵下逐漸拉近彼此距離的故事。男主角因過去的創傷陰影而對父親帶著些許淡漠,而印尼看護則是因為自幼失怙,轉而將對父親的情感投射在看護對象身上,每回男主角時總以父親很想你為由鼓勵他擁抱和親吻父親,我也也是間接反映出印尼看護思念自己已逝父親的心情。印尼看護的自白放在全劇最後,將整劇前後貫串交相呼應,情感後勁宣洩而出,令人百感交集卻又感到溫暖,我相當喜歡這樣的安排。

全劇的故事線相當單純,場景幾乎可以說都只在家裡而已,其中印尼看護以特殊的口音演出,聽來極具鮮明並富有趣味性,讓人可以馬上就抓住角色形象。但男主角的部分我則會期待看到更多面向的呈現,或許可以多加一些在家裡以外的場景情節來形塑角色性格以及對父親情感的糾結掙扎,讓角色可以更為立體。整體而言,我覺得這是個可以再挖深一點的題材,期待後續會有更多的發展。

 

 

我的專頁-Chun。無以名狀http://blog.udn.com/windy0277/article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