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並不是停止,而是待續《未完待續》

 

從一個非常清晰的命題定調:「死前可以帶走一樣東西。」於是這場發生在排練場的戲就這麼開始了。

《未完待續》從一開始就告訴觀眾,這是一場演員操控角色,創作劇情的『劇情』,有著大前提下,演員們開始跳進跳出,輪番上陣,我們可以看到大陸演員精彩的肢體與表演能力,並將運用人的高度、速度、與各式各樣的道具,將一個空無一物的場景一個一個豐富地建立起來而減少依賴燈光技術,使得整齣戲活潑增色許多。

如果將劇情拆解開來,一開始先定義演員與角色茉莉的關係,接著告知其命題:死後可以帶走一樣東西,茉莉無所適從,於是從生活中尋找自己都不知道在找什麼的那樣物品。而後開始反轉利用規則:重複過每一天,茉莉在不斷重複的日子裡過相同一段人生,並試圖讓這段人生變得更好。但茉莉發現無論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週遭的人,於是他想念起舊日時光裡的初戀情人。隨著劇情推演,茉莉在場上不斷的找、找自己不知、創作者也不知、編導也不知的那樣東西,眼看便要陷入一個困境,茉莉打破戲中戲開始操控演員們,演員與角色的界線不再清晰,甚至茉莉最後要離開帶走了什麼東西猶未可知,最後編導將這項命題輕輕拋給了觀眾,然後燈滅。

演員對於節奏與身體的掌控力無庸置疑的出色,但以劇情的推進來說,私認為部分不免拖沓,尤其以尋找愛情、反覆試驗歌手的角色二十五日的橋段讓人無所適從地焦躁起來。其次,每每覺得茉莉的獨白不免說得太明白了,少了讓觀眾獨自思忖的興味。而可以反覆度過每一日的設定,則讓我想到時間暫停的經典電影《Groundhog Day》(台譯:今天暫時停止)。不過幸好茉莉在劇末打破了戲裡戲外的框架,跳脫出了《Groundhog Day》的雷同之處讓劇情得以突破,這也是個人最欣賞之處。

當演員與角色的關係翻轉,角色操作演員的行動無疑的也在告訴我們,現實生活中也是不由自主的受到各種關係操控,就像演員私下各自的難處一般:與舊情人的新關係、即將無家可歸的困境等等。所以劇尾收在茉莉離開前,告訴人們『未完待續』,也正是明白了的告訴我們:「尋求人生的意義沒有終止的那天」,待續的,永遠是關於人生的這項大哉問。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