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理想綁架我的利益 《驢得水》

從劇場走出來真是五味雜陳反覆思量,實在是因為《驢得水》說的東西太深刻又太現實了,沉甸甸的壓在心頭就像生活裡的無奈和那些為了生存而做的妥協,多想要一別頭不面對的那些東西橫呈面前,這就是《驢得水》,荒誕卻不荒謬的《驢得水》

故事從一群懷抱理念的四位教育家開始,他們深入窮鄉僻壤辦起學校,面對排山倒樹而來的困境他們共體時艱,缺水喝、沒地方住、招不到學生,他們攜手撐過來了,包含撒了一個謊:他們謊報第五位驢得水老師的存在,用這位不存在的老師的薪水苦撐日子,但好景不常,他們接到教育部將派員視察校園的消息。

為了包裹謊言,他們找了未曾受過教育的鐵匠扮演英語老師驢得水,這橫生插入的第五位老師無意間開始撕裂四位教育者彼此之間的關係。而隨著審查員來到學校,眾人發現他帶來更大的利益,面對利誘,只有從與死的選擇。

 

「等你被槍指著頭,你就知道怎麼做人!」

幾位主角依序在感情衝擊、人格否定、金錢利誘、生死脅迫下性格大轉,雖然快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也不無道理。面對權大勢大的當權者,為了理想所作的折衷決定像滾雪球一般將事情推演到越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首先是裴奎山老師,面對單戀愛人的自願獻身與校長、鐵男的默許,其他三個人的行為其實是以他們四個人的共同理想為出發點所做的決定,但對裴奎山而言無疑是出賣他的真心、背叛他的赤誠。再對其他三個人絕望之餘,他轉而只愛自己,愛自己可以把握的,愛自己能得到的。

接著是張一曼,面對鐵匠老婆的咄咄逼人,她承擔負起自願獻身的責任,為了四個人共同的目標──快點把鐵匠與其夫人趕走,對特派員包藏謊言,她說出了違背她良心並且惡毒已極的話。這些扮起黑臉說的一字一句如千刀萬剮傷害了對張一曼滿腔情意的鐵匠,之後鐵匠大吼著將臉上的髒污洗去,正式宣告鐵匠不再是未開化的鐵匠,而是知識份子驢得水。誠如導演說的:「你教導人知識卻不給他信仰,這比沒有知識還可怕。」

而張一曼在之後由特派員主導的批鬥大會上,遭受奎山、鐵匠厲聲的指責,所有為四個人所做的犧牲奉獻與付出全部變成被攻訐詆毀的笑柄,而校長、鐵男依然沉默。張一曼崩潰之下徹頭徹尾的失去神識、自此瘋癲。

而在張一曼崩潰之後憤怒的趙鐵男厲聲指責特派員,終於肯說話了,終於有人肯站出來了,身為觀眾的我心想,之前發生的所有悲劇,周圍旁觀而沉默的角色才是助長燎原之火的最大元兇,然而一聲槍響打破了所有正義的美夢。我相信在鐵男倒下不動的那短短幾秒鐘是全場觀眾最震懾的一個世紀吧,那一瞬間我真已分不清楚是因為導演就那麼安排一個主要角色突如其來的死亡而震撼,還是因那一搶所代表的涵意。

而萬幸也萬不幸的,鐵男沒死。那一槍劍走偏鋒,卻也徹底將鐵男折服。一個憤怒而有理想的年輕人在死亡的陰影面前,選擇臣服於掌權者的麾下。劇場的泡泡完全消失,因為場上講的就是現實。

還未見事態嚴重的校長,一直以為最大的敵人是那個教育部派來的特派員,直到他即將失去他的愛女,那徬徨的求助喚不回周圍夥伴原來的心,才發現原來他為了他自己所謂的理想做出的妥協、為了妥協而選擇的沉默與置身事外已將曾經的朋友推開成了陌生人,這無疑是最令人唏噓不捨的蒼涼景象。

孫恆海眼看以自己為俘虜遭脅的佳佳即將與無感無情的鐵匠成婚,導演安排了鐵匠夫人來攪和一切,也順勢救了身不由己的佳佳。但其實這是出自導演的一片軟心,若是現實生活裡,事態早已不得而為地更加惡化。導演無比仁慈,他讓尚未失心的佳佳脫離這早已變質的一池汙水另覓他方,終究為觀眾開了一扇希望之窗。

其實這個故事裡無分好人惡人,更多是為了自身的好而做出傷害人的人,裴奎山一句:「你憑什麼用你的理想綁架我的利益!」其實是所有人都被自身的理念所綁架了,而現實生活裡眾人亦是如此的嗎:因生活妥協,向現實屈膝、為理想折腰。

無奈,再無奈,只求這戲能點燃人心底一撮『性本善』之苗,在人們共生的這個社會下,依良心量度行事,不傷害他人為要,見不公義而聲,才能不枉在世為『人』啊,而非一頭吃食的『牲口』。

“Incredible China”, wish not to be “incredible Taiwan”.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