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今年看的第二場兩岸小劇場,讓人彷彿置身在民過初年的大陸,感受時空背景及社會文化的不同,雖然語言的差異會讓人無法完整體會編劇的巧思,但從演員生動的演出,還是能窺探大部分的劇情。

 

故事是從一個謊言開始,三個老師和一個校長創造了一個驢得水老師,鐵匠成就了驢得水老師,成就了學校的水源,隨著更多角色的加入,在權力、階級、利益之下,為了讓荒誕看起來不慌誕,只能不斷用新的謊言包裝,以致於身在故事裡的人只能自欺欺人,只能在各自為政的合作。

 

在故事裡最純粹的是校長的女兒,不想淌混水,卻不得不加入謊言的包裝;在故使裡最合理的是鐵匠的老婆,雖然歇斯底里,卻最能代表一般小老百姓,不敢也不會去想那些碰不到的錢,底線是維持住她的家庭;在故事裡最耐人尋味的是女老師,勾引鐵匠,儼然花蝴蝶的印象,或許是表達社會底層人性的貪婪與直接吧!

 

故事從荒淡的喜劇,節奏越來越緊湊,越來越揪心,最後一幕,女老師在一陣亂後拿走了槍,走到了布幕後,當大家四處找尋她的時候,槍聲響,燈光暗,結束的方式像極了電影,留下無限的唏噓,雖然令人悲傷,卻是我最喜歡的橋段。

 

會後的座談,感覺導演是個相當真性情的人,淘淘不絕的說著,也表示自己的個性最像鐵匠的老婆;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來自北京的女孩,在倒數第二個發問,她說自己是第二次看這個演出,第一次在北京看的,兩次演出沒有什麼不同,戲裡所有的梗她都懂,我想這對演員及導演都是莫大的鼓舞,也希望將來自己也有機會在國外看到台灣的演出,我也能驕傲的這樣說。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