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未完待續》讓筆者想到一首歌,有些朋友應該會很熟悉。

  這首歌是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還有明天,你要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

──摘自《如果還有明天》歌詞

    《未完待續》的故事由三男一女,從頭開始設定了劇中主角莫莉的人物基

本條件,從年齡、外表、家庭狀況、個性,甚至於是走路的方式都做了一番微

調。

  

  完成設定後,死神於莫莉面前開始出現。

  

    死神告訴莫莉,她明天就要死了,但是她可以帶走一樣東西,人也可以,

但在找到那項東西之前,莫莉只要一過當夜的凌晨12點,她的人生就得從當日

重新來過。

    整部戲的邏輯其實並不複雜,一開始莫莉積極的從朋友間尋找,卻得到了

滿是疑惑的疑問,第二次莫莉因為故事的設定,喜歡上一個偶像明星,卻發現

自己只是喜歡但沒有愛,第三次莫莉找了自己的前男友想要結婚,卻發現無法

帶給對方幸福的自己,根本是在扼殺對方的未來。

    最後莫莉選擇讓故事再度重來一次,做了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敢做的事,回

到老家跟父母道別,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選擇了離開。

    這兩週連續看了故事工廠的《白日夢騎士》與來自大陸的黃盈工作室《未

完待續》,兩部戲都有讓筆者覺得感受深刻的地方,但《未完待續》卻更聰明

的將劇情、人物、道具、燈光、手法、配樂降到最簡單的模式來說一個故事。

    光是這點,就不得不讚美一下導演暨編劇黃盈,讓台下的觀眾在最直接的

狀態下與演員對話,感受演員的喜怒哀樂,卻又不會因為過多的加法設計而跑

掉對戲的情緒,反過來更運用了這些最簡便的小道具與觀眾互動,讓劇場內的

觀眾情緒完全上升到高點,是相當高明的方式。

  

    筆者是第一次在小劇場裡看到有演員可以單靠一把小吉他,跟其他二人一

搭一唱就能辦起演唱會,並且使全場氣氛狂High,並且瘋狂的帶入了殺人橋

段,無設限的讓演員由快而慢的重複相同情節,導致相同的結果。

    舞台兩旁散落的衣物與道具,供演員換裝及演出之用,演員利用這些散落

的衣物,可以是戲裡的不同人物(死神、莫莉的朋友等),也可以運用想像力

成為其他道具或建築物與動物,就連配樂都只有人聲單搭,所有的衣物與小道

具最後都放到兩口大行李箱裡,散場時也能一併收拾(超方便的方式!),在

兩個故事間(現實生活與莫莉持續不斷過著最後一天的生活中),利用手機鈴

響為分鏡,來去自如的切換,俐落而行雲流水的以莫莉的生活為軸心,現實生

活為旁輔來做反映,最後一直活在戲中戲裡的莫莉找到她要的東西,但設定故

事同時幻化故事裡每一景每一物每一人的其他四人,卻也迷失了。

    《未完待續》情節簡單,前提建立於莫莉必須要找到她想要帶走的東西才

能離開,不然故事無法成立。莫莉在戲裡不斷於詰問間尋找著自己的定位,整

部戲沒有說教式的至理名言,卻讓人看完有種淡淡的哀傷,很容易與現實生活

中不斷碰撞的自己產生共嗚,雖然劇情以輕鬆歡樂的調性做為呈現,實際上卻

總是以自問自答自我追尋的方式一直尋求解答,最終卻總是迷失自我,待真正

找到想要的事物時卻一切都再也無法回首的悲劇,是一部既簡單又純粹卻又令

人玩味的作品。

  事實很簡單,卻也很殘忍,如此而已。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

折扣網

低調的觀戲記事:http://yenyuu.pixnet.net/blog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