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舞團成立至今十餘年,<希勒微Silhouette‧獨白剪影>這個創作計畫,是為了鼓勵培植團員創作而發起的。今天的演出,是由兩個製作組成。

由於是參加的2014臺南藝術節[臺灣精湛]單元,製作初始即有的命題是1.與文學創作結合 2.傳統劇場空間。使用的雖然是傳統劇場空間,但舞團還是把原生劇場做了一個大幅度的改造:是一個有如請客辦桌的白色大圓盤!雙面舞台的座席安排,讓觀眾成為作品的一部分,在空間運用上增添了許多趣味。 (雖然因此在表演中會看到對面觀眾的表情,以及扭來扭去,有時也會被影響到)

 

 

上半場是左涵潔的作品《女流》,創作發想是法國女作家西多妮加布里葉.柯蕾特的《秀場後台》(台灣有中文譯作,由一人出版社於2013年1月出版),舞作由幾個片段切面組成,除了最後一段,其他段落之間其實並不太容易串接在一起,不過並不影響整體可讀性,因為幾個片段切開來看,還是挺有趣且自成一格的。

 

disco球旋轉形成的夢幻與迷離中,女體搔首弄姿呀,伸展到極限呀,爭寵呀忌妒呀排擠呀,多麼美麗又殘酷呀。膚色素胚衣的女孩戀慕地望著,跟著爬上舞台,加入成為一員。

日復一日朝生暮死的表相下,逐漸成為傀儡,被慾望困住,被舞台上舞台下細細瑣瑣的喜怒哀樂的生老病死給困住。

 

鏡像裡,(社會性別)雌性的自己,與(社會性別)雄性的自己,是自己又不是自己,在一起又不在一起,不論是隨波逐流或是奮力抗拒,都逃不出框框。

 

燈暗,無人的一刻方能照見自己。

啊,一切已經結束了嗎? 曲終人散了嗎?

於是奮力直起身,脫去束縛,伸手擁抱呵護著那單純的自己。

 

蹬著銀色高跟鞋,著薄紗洋裝的她,婀娜多姿的同時卻有著堅強的武裝,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想著這樣很好,我很強大,無所畏懼。

此時駝背、手抖、束髮、身著寬大風衣,已無女性魅力的遲暮的她,由暗處出現,漸漸走向女人,愛憐地望著那些風華絕代,伸出骨瘦乾柴。女人嫌惡地看著,後退、再後退。風華絕代與青春年華相依,終將逝去,該如何釋懷?襯著背景的詩歌,在燈光流轉間,她成為一個兩個三個無數個自己,是無比巨大的存在啊,與自己和解。

 

 

 

下半場則是蘇鈺婷的作品《小心輕放》,創作發想為台灣女作家胡晴舫的著作《濫情者》,相較之下,這支舞作前後的概念就比較完整。

 

發芽、蔓生、恣意伸展,她是如此美麗,如此從容。

滿場跑的他們拋接著啾啾叫的鮮黃色小球,豐富了視覺及聽覺的表情,空氣律動起來;他們在歡愉玩耍,也在角力爭奪廝殺,而她仍是自顧自地生長。即使離不開花盆,即使離不開土壤,也沒有關係,她的世界裡只有她,只要有她自己就好了。

忽然,她的小世界被侵入,干擾從四面八方襲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啊啊啊快爆炸了!

 

喂喂喂!裝在紙箱裡的可是我的一片真心呢,易碎物品,請小心輕放呀!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 寫手扶植計畫提供

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