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排練場裡,道具服裝散落在四周。四個穿著黑衣的演員開始構思一

齣戲,設定逐漸成形,從角落裡走出了唯一有色彩的人,這便是他們故事中的

主角──莫莉。設定角色之後,他們開始構思劇情:死神對莫莉說你要死了,

但要帶走一樣東西,否則便會無止境重複著最後一天。

  這齣戲裡,我喜歡導演的手法,在極其簡單的小劇場裡運用簡單的道具,

代表了不同的人事物:以服裝的顏色區分台上台下,有色彩的演員讓劇場的黑

色盒子繽紛亮麗,而黑衣的演員是檢場及幕後工作者,使戲劇得以完成。在處

理相同的片段時,每一次的重複都有不一樣變化,讓觀眾不致覺得枯燥,雖然

十分考驗演員的體力極限(大笑),但笑/效果十足。同時運用了戲曲中的圓

場要素,演員們的口語和肢體動作使空曠的舞台呈現出千變萬化的時空。此

外,更顧及到了聲音,時而的獨唱、合唱或重唱,也不單調無聊。雖然私以為

歌詞帶有點說教意味,但和聲好聽,尤其喜歡莫莉的高音,這安排讓人想到了

敻虹的詩:「我已經走向你了/眾弦俱寂/我是惟一的高音」。

  在劇本方面,可以有多方面的聯想和解讀。可以探討編劇和劇中人的問

題,或者討論演員的戲裡戲外生活,當然也可以就著戲中戲的死亡和生命意義

問題更加深入。在此我覺得有趣的是編劇和劇中人的關聯:莫莉身為劇中人最

後卻反客為主,成為自己人生這齣戲的編導;原該是編導的演員們,在分別之

際卻開始不捨,甚至決定要竄改莫莉的人生。過於入戲的創作者或者是戲迷戲

癡,看到此段應該都心有戚戚焉。

  排練場周圍散落的道具不知不覺間已然整理完畢,變成了兩大只行李箱。

莫莉功成身退,戲中戲完結。四個演員站立在劇場旁,燈光斜照著而後暗去,

戲也完結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在最後,導演給了我們無比瀟灑的結局。

諸如死亡、生命的意義,這些問題雖然不新鮮,但卻是永恆的課題。

劇中的每個人物都極力想找尋一個既定的答案,但最後發現生命並不是

能在短短的一天內,僅用一樣物品就能概括。導演黃盈在節目冊中寫道

:「我們怎樣對待這齣戲,也即怎樣回答這個問題。」雖然仍覺得有些瑣

碎、語焉不詳,但生命或許就是如此。在短短兩個小時的劇場裡,的確可

以見到參與演出的每個人,是如何懷抱敬意和謹慎來回答生命與死亡的叩

問。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