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我們以為都已過去,但它們其實是化成重擔,肩負在我們身上繼續行走。即使是忘掉一切、忘掉自己的某人,過去還是隱隱約約地出現在他身上,在某些時刻出現,一筆一劃地勾勒出他的樣子。

  其實承擔的人不只他一人,所有的人也都承擔著各自的過去,和所有人共同的過去---歷史。歷史是由多少人的血淚所鞭笞而成,無數醜陋的人性殘暴地撕裂了多少祥和的美夢。而在爛泥中奮力滋長的幼苗,掙出那麼一點的光明的綠意,供不起偌大的龍蛇雜處的人群,卑劣的人性終究還是會無情地輾過這些脆弱剛發芽的希望。通往烏托邦的路由希望鋪成,但終點卻被指引向絕望,那些曾經奮力掙扎的人們都躲不了時間的侵蝕,最終化成一堆堆灰燼,留下的氣味最終的歸宿卻是最壅擠、最卑鄙的那一條破布。生命來去的使者以骨灰做為材料釀酒,飲下,而上面的人也毫不知情地豪飲著這些前人化成的甘露,完全不知道那些甘甜是多少歲月、多少血汗所淬煉濃縮而成,這些過去的重量重到喝下去的都無法承受,癱軟昏厥在地。

  “歷史,不過是部現代史,現代史不也就是現實。過去承載在我們身上,它也一直存在著,一直在現實生活中活著,流盪在所有人間,現在、過去、未來一直反覆著,讓人忘卻時間順序,現在發生的過去早已歷經,尚未終結,未來早就蠢蠢欲動地醞釀再一次的重現。意義的探討毫無歸結,無止盡的迴路繞出不來,等到精疲力竭,奄奄一息的時候,卻還是在原地打轉。劇中的角色,與其是說是在天堂相遇,還不如說其實是相遇在地獄,生前拼了命地追尋著自己堅定的目標,但是失敗後生命終結,卻還是逃不了各自的宿命,糾結在沒有出口的迷宮。而上面的人從未出現,反而是生命的主角,是擁有機會去改變、去創造的一群,但是這群人選擇的是視而不見?還是短視近利地啜飲著過去所釀的酒,而反覆著無限的輪迴?人的過去會過去,但歷史的不會,未來是否會再重現過去,一切端看現在。

  新天堂酒館探討的東西很明顯,很多東西不明說,但藉由對白觀眾可以完全了解其中架構,剛好搭配時事社會運動的興起,其實本戲傳達出來概念不難聯想。而本戲呈現的方式加入了戲謔的色彩,舉重若輕地說出沉重的題材,但它並未提供一個出口,而是讓觀眾進入它創造出的迷宮,如何走出這個迷宮,端看觀眾的領悟。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