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4/5/3 (六) PM2:30
 
地點: 松菸多功能展演廳
 
備註: 演出前提醒。「因為劇場是大家一起作夢的地方,被干擾了,夢就醒了。」
 
 
 
 
「如果我們都正在逝去,如果這首詩就是我要失去的全部,我們豈不是都該感傷?」
 
戲結束後、和導演結束對話後,心底響起了鯨向海的這首詩句,
 
以「失去」為命題。
 
雖然我也得承認這齣劇我沒能百分百看懂。
 
 
 
 
 
直到整齣戲過了三分之一,我才找到對我而言最適合觀賞這齣劇的角度,
 
無須過於執著意義、無須過於勉強自己將所見的一切轉化為文字,
 
只要相信自己的直覺、相信自己想像與所接收到的,就夠了。
 
無須套用過去看戲的種種習慣,
 
因為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戲,跳脫語言的框架、融入有如現代舞般的意念,形體戲劇。
 
 
 
其中的肢體使用經常出乎我意料之外,各種動法、非常活潑;
 
還有像是演出蝸牛、金魚、青蛙、土撥鼠的片段,偶爾用一隻手表達、偶爾用手腕表達、偶爾用全身表達;
 
逼著觀眾也同時想像力MAX。
 
最喜歡其中六人肢體同時運作、交織成的畫面,就像大亂鬥一樣,但其中層次卻又非常明顯,
 
無法只觀看某些人的動作,被整體性吸引住,然後呆呆地欣賞那樣的美麗畫面。
 
 
 
遊戲時刻,一群人彼此銃康,用盡各種方法耍賴,層層推進毫無重複的片段也相當精采。
 
幾乎是整齣劇我最看得懂也最期待再次出現的片刻了。
 
 
 
 
最後的結尾正當眾人鬆口氣遊戲終於結束,下一個人卻又敲響鑼鼓,於是一切仍舊繼續;
 
就像人生一樣,悲劇不會停止、失去不會停止,以為結束了,一切仍舊繼續。
 
 
 
 
 
 
 
 
 
 
 
 
演後座談時導演很明確地說了,
 
這齣戲除了面具都是黑白設計、沒有語言,重點就是不要說太多而讓觀眾精神碰撞。
 
這齣戲現在沒看明白不重要,只要日後遇見人生某些片段突然想起就能久別重逢。(我好喜歡這個概念)
 
 
 
 
 
又好像這齣劇首演時觀眾總以為唇耳眼那段是為了當時某個社會事件,
 
然後後來重演時觀眾又將那段和重演當下的某個事件作連接,
 
於是後來好像怎麼解釋都行的通了。
 
 
 
 
 
於是,「失去」成為戲的主要命題,「老人」只是偽命題,雖然老人的的確確是最可能、最正在失去的人們。
 
九種時刻,原名失歌,失去的輓歌。
 
九種故事,蘊含霸凌死亡打鬥爭鬥徒勞無功的嘗試與被欺騙還有人生中各種失去與悲劇。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