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念這句話念幾百年,到現在才終於完整地看完哈姆雷這個故事,是說好像也不是完整,傳說中足本哈姆雷可是要演四個多小時耶,這次只花了三個鐘頭就結束了,所以還是刪了一些情節。然後看完一直在思考到底要怎麼寫這篇心得,才不會只是明確的表達了我覺得魏雋展好帥,林子恆很變態這樣。首先,我要先釐清劇情,因為看完劇以後,又搜尋了很多資料,歷來對於哈姆雷這個人及這齣戲有很多不一樣的解讀,因此在書寫心得之前,我得先說明我看到的哈姆雷及其劇,免得我又漏東漏西,或是有些話想說又忘了說。當然以下描述就只是就這次看到的哈姆雷做說明,當然也有可能是我自己亂解讀或是因為記憶有限有所錯漏,歡迎大家指教。

 

故事是從哈姆雷獨自一人待在台上開始,那是他的父親的葬禮,隨後觀禮群眾走進舞臺,最後是他的叔父帶著他的母親,兩人神色哀戚的走進。葬禮結束後馬上就接到叔父宣布將與他的母親完婚,大臣莫不歡欣鼓舞,只有哈姆雷一人似瘋似清醒地看著這一切。隨後何瑞修告知哈姆雷前幾天夜晚守城士兵看到的異象,他認為那應該是國王顯靈,因此要哈姆雷當天晚上一起守城,等待國王的出現。當天晚上,一片濃霧瀰漫中國王的幽魂出現了,幽魂告訴哈姆雷關於科勞狄的詭計,並要哈姆雷記得這個傷痛為自己復仇,哈姆雷沈痛地答應幽魂,雞啼破曉,幽魂離去。

 

另一面,哈姆雷的愛人娥菲麗在家中送別自己的哥哥雷厄提,雷厄提在臨走之前仍在提醒娥菲麗當需提防哈姆雷,因為一個對年輕女子展開猛烈追求的男子,極有可能心懷不軌,而娥菲麗的父親波隆尼雖對哈姆雷的誓言嗤之以鼻,偏巧近來皇宮中又盛傳哈姆雷已陷入瘋癲,波隆尼推敲原由,認為哈姆雷的癲狂全因自己告訴娥菲麗必須拒絕哈姆雷所致,因此帶著娥菲麗進宮探望哈姆雷,希望哈姆雷在看到娥菲麗後病情得以好轉。但娥菲麗卻面有難色,好似哈姆雷的瘋癲另有隱情。原來她做了一個夢,夢裡的哈姆雷雖然深情地對自己唱著情歌,最後卻又將自己壓進浴缸中,窒息而死。

 

無論如何,波隆尼仍然帶著娥菲麗進宮,並告訴科勞狄及葛楚自己的計劃,而除了愛情以外,葛楚也希望友情可以喚醒哈姆雷的理智,因此要求哈姆雷的好友羅增侃及紀斯騰進宮,但哈姆雷認為兩人只是來測試自己是否癲狂,並一再詢問是誰派他們來的,眼見哈姆雷不僅無法找回理智反而越顯瘋癲,兩人無計可施,最後由波隆尼進入房間,而科勞狄則和葛楚在門外看著,波隆尼因哈姆雷的言詞感到不悅,便不停以電擊刺激,最後才喊出娥菲麗,讓她與哈姆雷兩人獨處,在這次獨處中哈姆雷不停地羞辱娥菲麗,娥菲麗雖然痛苦卻沒有離去,直到哈姆雷再次失控,這是本劇中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而後,為了舒緩哈姆雷的情緒,波隆尼找來了戲班子,哈姆雷與演員甲兩人一搭一唱的表演,並隨著戲班子的到來衍生了復仇計劃,哈姆雷與何瑞修商討並設計了一個短劇,他們將要藉著這個短劇來觀察柯勞狄的情緒及表情變化,更進一步地確認幽靈說的是否屬實,而短劇演出之前,哈姆雷與葛楚見面,哈姆雷責怪自己的母親,而他的母親看似不知道科勞狄的詭計,而後計劃順利的完成,哈姆雷確定柯勞狄便是殺害自己父親的兇手,當天晚上哈姆雷有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殺死柯勞狄,卻因他認為不能在犯人懺悔時將之殺害,否則他將會得到進入天堂的機會而放棄,因此作罷。

 

哈姆雷與葛楚對談,波隆尼在門外偷聽,其聲響被哈姆雷發現,哈姆雷以為是柯勞狄,於是開槍將之殺害。而柯勞狄因為擔心哈姆雷的復仇,因此計劃將哈姆雷送往英國,並要求英國皇室在看到哈姆雷以後隨即將之處死。在哈姆雷離開丹麥後,娥菲麗不堪愛人瘋狂而父親又枉死,因此陷入瘋狂,鎮日唱著哈姆雷送給自己的定情曲,直至哥哥雷厄提回到丹麥,誓言為父親報仇,柯勞狄便順勢將過錯完全推到哈姆雷身上,企圖造成雷厄提與哈姆雷之間的仇恨,於此同時,娥菲麗不慎掉入河中窒息而亡。

 

在一個墓園裡,哈姆雷現身了,原來他發現了柯勞狄的詭計,並成功將信件掉包、逃回丹麥,沒想到只來得及參加娥菲麗的葬禮,葬禮的最後哈姆雷抱著娥菲麗的屍體痛哭失聲。柯勞狄則建議哈姆雷與雷厄提進行決鬥,兩人同意。最後的決鬥中,雷厄提示先在劍上抹毒,而柯勞狄則在慶祝哈姆雷勝利的酒裡下藥,最後葛楚不慎喝了有毒的葡萄酒,而雷厄提雖然將有毒的劍刺向哈姆雷,最後自己也被毒劍刺中,臨死前,雷厄提說出柯勞狄的計謀,哈姆雷又逼迫柯勞狄喝下毒酒,最後四人皆死於這場決鬥,只剩下何瑞修將這個故事流傳。

 

喔~我真的是吃飽太閒才會把整個故事都打出來,而且我覺得順序有點怪怪的

 

總之,從這次的哈姆雷看起來,哈姆雷這個人應該是在知道叔父就是兇手之前就已經陷入了憂鬱情緒,因此當後面開始裝瘋賣傻的時候,起先大家並沒有起疑,不過關於波隆尼一直要把這件事解釋成是因為愛不到娥菲麗我覺得非常有趣,他到底是因為覺得哈姆雷是未來的國王,所以想盡辦法要讓娥菲麗嫁給哈姆雷咧,還是真的覺得哈姆雷就是為愛癡狂咧,可是看他的總總表現又不像站在哈姆雷這邊的,最後還莫名其妙地被哈姆雷開槍射死,難怪人家說好奇會殺死一隻貓。

 

不過,整齣戲裡面我覺得最衰的就是娥菲麗,不過就是想談個戀愛,結果戀愛沒談成就算了,還要一直被自己的愛人羞辱,最後老爸也掛了,愛人也被送到國外去了,自己也瘋了,然後又莫名其妙地投江死了,是說那個葛楚跑出去又跑回來的時間差真的很妙,當下還心想後面該不會陰謀論說是葛楚把娥菲麗推下去的吧

 

是說,葛楚這女人也很妙,老公死了,結果連老公葬禮都還沒辦,就跟老公的弟弟在一起了,然後面對兒子的質問又看起來很脆弱地一直哭泣,看起來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老公怎麼死的,大概就是俗稱的溫室裡的花朵,覺得沒有男人保護自己會死的那種,是說我覺得最後她喝下毒酒那裡,感覺上很像是知道那杯酒有毒,所以毅然決然地喝掉,只為了救自己的兒子一命,該說是為母則強嗎?但在喝酒之前也沒看她堅強了什麼呀。

 

結果整齣戲最好懂的就是柯勞狄,反正就是覬覦別人的皇位、別人的女人、別人的身家,只是這個別人剛好是自己的哥哥,於是他就想辦法殺死哥哥,然後順勢接管皇位、女人以及身家這樣,而且他自己都知道懺悔不可能得到救贖,還不如想辦法殺死哈姆雷,以其讓自己的皇位可以坐穩一點了,最後被哈姆雷逼著喝毒藥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最後就是主角哈姆雷,我原本傾向於把他設定成一個情感性精神分裂症患者,至於幽魂我倒是覺得可以用集體幻覺解釋,如果這個國王生前受到大家愛戴,不排除有這個可能,不過說出真相那段,只有哈姆雷一個人聽到,就很難解釋到底是哈姆雷自己的妄想內容,還是事情的真相真是如此,雖然有柯勞狄的自白作為佐證,不過犯案手法到底是什麼,也沒人知道呀。另外哈姆雷與娥菲麗的互動也是值得著墨的點,有人說哈姆雷會這樣對待娥菲麗其實是因為看著自己的母親在父親過世沒多久以後,便馬上投入叔父的懷抱,因此造成其對女性的偏激觀點,因此認為娥菲麗也會像自己的母親一樣背叛自己。不過如果單純地解釋成,哈姆雷不希望被娥菲麗發現自己其實是假瘋,於是只好對她說出那些殘忍的話似乎也說得通,而如果哈姆雷是真瘋,那麼在娥菲麗探視的那段,最後哈姆雷停止一切動作與娥菲麗相擁而泣卻又顯示出他的真實情感與理性成份。

 

我個人對於這個哈姆雷的解讀是,他其實還沒有全瘋,但絕對有多疑的成份,可是在這個疑心病裡面他還有一定程度的天真,因此當他看到娥菲麗的遺體時,他是馬上從草叢裡面跑出來抱著她痛哭失聲,因為他原本以為娥菲麗應該會聽自己的話到修女院去,遠離這一切的紛擾,卻沒想到最後娥菲麗還是香消玉殞,哈姆雷對這樣的結果無法承受,於是到最後穿上白衣的時候,便選擇直接面對,我是覺得他有一點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跟雷厄提決鬥,因此當他身中毒劍以後第一個想做的事,是殺掉柯勞狄,而不是尋找延續生命的方法。

 

但老實說,這個故事真的很沒頭沒尾耶,就像導演自己提出來的,關於哈姆雷為什麼不願直接殺死叔父?為什麼父親過世會讓哈姆雷整個陷入重鬱?為什麼柯勞狄要娶葛楚當王后?葛楚到底知不知道柯勞狄的詭計?娥菲麗的個性到底怎麼樣?哈姆雷到底是真瘋還是假傻?老實說,還真的是只能從導演的詮釋裡面推敲。

 

如果從台詞推敲,可以知道哈姆雷在父王過世之前應該是開朗、無憂甚至多才多藝的,這點可以從葛楚的擔心以及演員甲與哈姆雷的互動推敲得知,因此當父親過世之後,哈姆雷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而且這樣的轉變其實是發生在知道真相之前,當然也可以解釋成哈姆雷完全是為了要瞞騙其他人,不過裝瘋賣傻有很多種,為什麼一定要選擇憤世嫉俗的這一種?又或者是,會不會其實哈姆雷在知道真相之前就已經懷疑柯勞狄,畢竟就算繼承王位好了,誰會真的直接把哥哥的老婆娶回家?因此柯勞狄的確值得懷疑,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哈姆雷要不就是心思太細膩,要不就是心腸太柔軟,否則一般人應該都是只要有機會一定要馬上把自己的殺父仇人殺死阿,怎麼會還放他一命?不過事後想想,可能必須歸因於宗教因素,中古世紀的西方其宗教觀念之濃厚,從他們的歷史軌跡可見一斑,宗教都可以治國了,我認為光是因為哈姆雷不想讓柯勞狄上天堂這點,真的完全足以說明在柯勞狄懺悔的當下,為什麼哈姆雷不願下手。

 

至於葛楚為什麼要嫁給柯勞狄?我倒是想起匈奴的氏族外婚制,在這樣的制度裡面女人其實是夫家的財產,因此兄死,弟妻其嫂,不過這樣是不是不符合哈姆雷那個時代的教義阿?是說我們看西方神話也都是娶來娶去的就是了

另外一個解釋就是哈姆雷說的,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從生存觀點來看,葛楚忽然失去了可以照顧她一輩子的人,然後又來了另外一個人願意照顧她,而且還保證也會好好照顧她的孩子,以後她的孩子還是可以繼承王位,喔~超吸引人的好嗎,所以假設葛楚不知道柯勞狄的詭計,所以同意嫁給他,可是真相卻被哈姆雷戳破,所以最後決鬥的時候葛楚認為以柯勞狄的邪惡,那酒一定有毒,於是自願飲下,代替哈姆雷去死,喔~超~合情合理。

 

另外,個人覺得娥菲麗和哈姆雷的相處太奇怪,根本SM情侶,而且因為沒有明確時間軸,在娥菲麗做完那個在浴缸淹死的夢以後,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哈姆雷其實在還沒有裝瘋之前和娥菲麗的相處就已經是這種近乎瘋狂的狀態,根本家暴潛伏阿,沒事的時候唱情歌卿卿我我,生氣起來就把妳丟到浴缸裡面去,罵妳賤人,還強迫發生性行為。等到事過境遷又拼命道歉,說自己不會再犯,是不是家暴候選人,然後娥菲麗還是死心踏地的愛著他,瘋掉了也還要一直唱著哈姆雷寫給她的歌,根本就是標準的受虐常模

 

而哈姆雷刻意使用完全黑色系的服裝,一直到最後的決鬥才穿上白色衣服,似乎是想要刻意的劃分清醒與瘋癲,而娥菲麗的白色則是代表她的純潔,是說葛楚的代表色居然是紅色,搞得我一直猜不透葛楚到底在這件事情裡面有什麼樣的地位,只能勉強做上述解釋。

 

而導演刻意略過最後一幕,將故事停在哈姆雷要求何瑞修要把故事流傳下去這一點,我個人倒是挺喜歡的,悲劇成份極重阿!!!(聽說原著是會有另外一個王子來展開新的局面,然後就是新的故事的開頭。)

 

然後,演員的演技應該就不用說了,不過在劇情編排上讓葛楚沒有太多的發揮其實滿可惜的,畢竟她應該才是連結所有人的關鍵角色,而且演員本身應該也是可以勝任這樣的連結的才是,但也許原著本來就是這樣寫,畢竟那可是一個女人不能上台演戲的時代,因此女性角色沒有太多發揮也是可預料的事。幸好導演安排了謝盈萱飾演劇中的演員甲,不然真的浪費了她一身的戲阿!

 

這次演出的編排方式有幾個我特別喜歡的地方,第一個是舞臺後面的鏡面,打了燈又可以作裡外的效果,甚至在哈姆雷和葛楚談話的那一幕還直接只讓波隆尼站在舞臺上,感覺很新鮮阿!不過忽然想到之前Q&A就有做過類似的設計了,只是這次又更上一層樓。第二個則是那首情歌,雖然詞是本來哈姆雷裡面的台詞,不過又譜上曲,很符合台南人的調性和特色。第三個就是劇中劇的演出形式,我本來以為只是歌仔戲而已,朋友說專有名詞叫臺語胡撇仔戲,兩個演員身段之漂亮,雖然台詞感覺有點小卡,不過真的是很創新的演出方式,又可以跟希臘劇團做一個對比連結,挺有創意的。最後一個是DV,但這手法已經不算創新了,最近我還覺得看的有一點膩了,不過因為在哈姆雷裡面DV替代了他的日記,總算是有比較明確的目的性,因此也算是古典與現代的結合。

 

 

但真的不得不說,那個口條真的是,尤其是晚上又接著看了莎姆雷特,那才是口條阿!由於導演並沒有改編過多台詞,因此台詞其實很不口語化,這樣的台詞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口條好不好,當必須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推敲演員到底說了什麼時候,其實就會影響進入劇情的情緒,臺南人近來的幾部翻譯作品其實都有這個問題,難怪吳念真要說,臺灣人其實對語句的瞭解是很直觀的,不喜歡像這樣咬文嚼字的台詞,因為還要吸收消化,我自己是不排斥,但也確實看到有些評論認為這樣的臺詞其實有重新編寫,或甚至演員需要再加強口條的需要。

 

喔~這篇真的寫超多,而且寫超久,但總有點覺得言不及義,整體而言,這齣戲的CP值真的很高,音效、舞臺、燈光搭配得都算不錯,演員實力也都是掛保證的,最後還是不得不說,魏雋展已經變成我的新追戲目標了,演變態演得超好,上次演Horst也演得超讚XDDD

 

PS1:居然忘了誇獎來來來,全場大笑,不過浴缸背面全裸真的有一點點多餘,如果把那一點點時間用來做更細節的交代,應該會更好吧XD

PS2:觀戲當天,在娥菲麗的其中一段演出剛好下起滂沱大雨,起先我還以為是劇情效果的音效,可是一直覺得音效很干擾,也想不透配這個音效的原因,出劇場才知道真的是下大雨,看來完全是我高估了水源劇場的隔音效果XDD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