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一滴滴落下,真相一句句揭露。
當兒女再度回到同一道屋簷下,
家卻已不成家,剩下的盡是無奈與傷愁。

上次看這齣戲已是三年前,第一次到竹圍工作室看戲,
冰冷裸露的水泥建物襯著捷運列車經過的鏗鏘聲響,
讓這齣戲的氛圍更加寒徹心扉。

或許是因為竹圍工作室的環境實在太適合這齣戲了,
所以三年後,當我知道這齣戲換了場地二度搬演,
一開始不禁有些擔心,會不會場地換了,感覺也就淡了。

但這次看排,卻輕而易舉地將我的疑慮一掃而空。

雖然在排練開始前,編導就很客氣地說明一切,
包括道具佈景尚未到位,服裝還在「送修」,
燈光變換也僅能以排練場的陽春設備加上口頭描述,
卻也因此更加突顯了演員本身,讓我了解何謂最純粹的感動。

飾演母親的王詩淳跟飾演大姐及張太太的張棉棉是這次新加入的演員。
前者的台語雖然還是有點不夠道地,但她肢體、語調及節奏的掌控功力十足,
隨著劇情推展,我真的看見了一位獨撐家門直到耗盡精力的堅苦女性,令人動容。
後者雖然戲份不多,但她很能把握機會在台上形塑角色,藉此讓戲劇張力更加飽滿。

邱安忱三年前就飾演父親一角,如今「重操舊業」自是駕輕就熟,
與林曉函、高丞賢和洪健藏等既有班底合作,不但讓人放心,
也讓我再度不知不覺地走進了這樣一個註定破滅的家庭,同悲同喜,同笑同泣。

在看排過程中,我不斷聯想到綠光劇團的《八月,在我家》。
雖然就劇本強度及演員陣容而言,《八月,在我家》已是不可多得的好戲,
但《屋簷下》的編導除了以巧妙的情節安排不斷逗引著觀眾的好奇心,
也能以平實自然的台詞編寫及細膩深刻的生命觀察,讓觀眾感同身受,
就兩齣戲帶給我的感動,或許量無法齊觀,但質地同樣紮實。

若只是在排練場中,就讓我如此震撼,我想等到「全副武裝」登台之後,
勢必又會是一齣佳評如潮、錯過可惜的作品。

 

http://blog.xuite.net/newmakespeare/wretch/210696843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