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總是習慣在疼痛的時候,雙手掩面由1數到10

  由1數到10,是一種等待。

  在前方等待著的,可能是Rudy為了喚醒宿醉的他而準備的咖啡。

  也是他在面對RudyHorst的死亡時,無力改變一切,悔恨的眼淚。

                                                                                               台南人劇團《浪跡天涯 Bent

 

  台南人劇團的《浪跡天涯Bent》創了筆者的兩個第一次。

  這是筆者第一次看台南人劇團的現場演出,也是第一次到水源劇場看演出。

 

  筆者其實不太喜歡看翻譯類文本(含戲劇類)的故事,一來是自知對於其他語文的認知程度不夠深刻,難以精準的切入原意,二來是因為翻譯的品質多少各有不一,在語意的流暢度及劇情的整體呈現度上多少會打些折扣。

 

  《浪跡天涯Bent》編譯自Martin Sherman1979年發表的劇作,劇情發生在1934630開始的長刀之夜(Nacht der langen Messer),希特勒以突擊隊領導人羅姆有同性戀傾向作為藉口,消滅逐漸坐大的納粹突擊隊勢力,三天之內有超過百人被殺害,千人遭到逮捕;同時,納粹更以道德淪喪、無法生養優秀亞利安人的後代為由,展開大規模逮捕虐殺同性戀者的行動。

 

整日醉生夢死的Max一覺醒來,發現床邊多了位陌生小帥哥,後來陰錯陽差成為納粹的頭號逃犯,於是他與男友Rudy,展開了一場邊逃邊愛的錐心旅程……

之後,在集中營裡他遇見了Horst,兩人在嚴密監控下偷渡彼此愛意,最後Horst的慘死,讓Max學習如何更有勇氣去愛人。

 

(劇情內容摘取於<a href="http://tainanerensemble.org/portal/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33&Itemid=88">台南人劇團官網</a>

  

  《浪跡天涯Bent》流利轉換原生劇本的詞彙,並融入了演員的口語之中,營造出該時代同性戀人士遭受迫害的時代架構,雖然在劇情整體進行中,還是能窺見因演員外型(此點是無法改變的限制,也是筆者的下意識主觀認定問題),跟現場佈景所造成的突兀感,偶爾讓人無法進入劇本所代表的時空中,跟著演員們進行空間的轉換。

 

其中MaxRudy在逃亡許久後,被納粹軍抓到火車上的空間轉移,雖然運用了蒸氣火車的音效來代表著火車的移動狀態,但受限於現場空間的佈景限制,筆者當下並未清楚認知空間已經轉移至火車內,後來在Horst的敘述中才發現空間已經轉移至移動的火車內,算得上是後知後覺的空間移轉點吧。

 

  除了以一針見血的方式,剖析切入二戰當時男同性戀受德國納粹迫害的一角以外,劇本更以直白殘忍的方式闡述男同性戀在這個時代中,愛與不愛的卑微。

 

劇中的RudyHorst都相信愛,也坦然付出了自己的愛情,Max是想愛而不敢愛,與Rudy在一起時,Max強調自己對Rudy只是責任沒有愛的觀念;面對Horst的時候,知道坦誠戀情會讓他們直接面對死亡,所以寧可要Horst去恨他而不要愛他。為了生存,Max甚至於寧可放下自己的所有尊嚴去討好納粹軍官,掩飾自己是同性戀的身份,寧可披著猶太人標誌的謊言活下去,最終他卻在Horst死亡時驚覺,原來敢愛與不敢愛都得直接面對死亡。那麼,他為什麼不能愛,又為什麼不能去愛呢?

 

  最後一幕,Max抱著已經死去的Horst吶喊,褪下Horst身上縫有粉紅色倒三角的囚服穿在自己身上,接觸電網面對死亡的那一幕,宛然正式向世界宣告他接受自己一直以來逃避的真實性向,也代表著他對自我身份的意識認同,雖然得到了自我解脫,卻也走入了人生的終點。

 

精鍊入骨的臺詞是本劇特色,以語言的力量推動著故事節奏,營造出該劇的所有人物特質,無論是在劇情氛圍的塑造、佈景設計的方式上,本劇都使用了最精簡的設計,使觀眾的注意力能完全放在演員的互動上,但因為角色之間無法擁有大量的肢體接觸,語言的力量便成為主導劇情推進的軸心,連繫著台下觀眾的想像力,營造出一個具有獨特張力的空間,使在場的所有人能因為角色語言及語氣中的情感,擁有身歷其境的感受。

 

劇本的後半段,所有的角色無法存在著任何的肢體接觸,也無法以所謂的身體語言(包含眼神、表情、動作等等)來宣洩角色的喜怒哀樂,只能運用大量的語言及狀聲詞跟語氣來表現角色內心的情感轉折,在MaxHorst只能在集中營一直來回搬著沙包的對話間,兩人無法以眼神交流或身體接觸,僅能藉用語言的力量進行情感的連結,單就畫面來看或許覺得空泛單調,但劇作裡大量的口語對白卻豐富了場景內容,補足了因角色的重複性動作而顯得可能無趣的劇情張力。

 

Horst剛開始接觸便建議Max為了保護而漠視Rudy的死亡,到兩人開始因為勞動工作的轉換而建立起曖昧的戀情關係,甚至於隔空做愛、Horst感冒而隔空擁抱給予溫暖,直到Horst死亡,Max才終於能夠擁抱死去的Horst,坦誠自己的情感,過程中所衍生的轉折與衝擊,都構築於角色的語言互動及聲音情感,是一部情感衝擊性與完成度都極高的作品。

 

老實說《浪跡天涯Bent》是一部讓人看完覺得心情很複雜的戲,雖然劇中演員皆是一時之選,也恰如其分(甚至於是滿溢而出)的讓觀者進入了角色情感當中,但該時代對於同性戀情所產生的暴力迫害及不人道的殘酷凌虐,或許才是在觀看《浪跡天涯Bent》後,最深沉且直逼人心的悲傷來源。

 

個人部落格,低調的觀戲記事:http://yenyuu.pixnet.net/blog/post/40651342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