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錯誤》是廣藝基金會期待以音樂串起李泰祥老師生命經驗的創作,從

2010的首演版、2011的再演版到2014的紀念版,從「音樂劇」的規模與企圖演

化成「音樂會」的形式,期間演員亦有更迭,然最重要的差異還是──這次,李

泰祥老師不能坐在台下當個最熱情的觀眾了。

而事實上,從「音樂劇」到「音樂會」,儘管主辦單位有明確的區別二者的定

位,欣賞時也大可並不需要拿「音樂劇」的標準來看待,但此次演出的「紀念

音樂會」中,仍有不少「音樂劇」的遺留,以下逐一討論。例如「作家」(程

伯仁飾)的角色設定,徘徊在「音樂會主持人」與「戲劇說書人」與「入戲的

演員」三者之間,時而跳入戲中與劇中的李泰祥對話,時而化身為劇中所需的

其他角色,如李泰祥的大學教授,時而穿雖古今引導觀眾背景介紹,甚至有時

還跳得更遠,和觀眾站在一起,用尊敬的心情對李泰祥老師下一句註腳。這個

設定其實也有些微弔詭之處,而這個弔詭之處當然還是要回到形式上去討論。

在這樣有「演」、有「唱」、有「舞」的舞台上,我還真的很難去說這是一場

音樂會。但要說是音樂劇,又絕對是不足夠的。從選角開始討論,劇中飾演李

泰祥老師的是殷正洋,而除殷正洋與較為局外的作家程伯仁之外,其餘眾演員

年紀明顯輕上一截,而殷正洋被交付的角色是必須從李泰祥的年少時期演到年

老,因此很明顯的,年少時期的部分殷正洋是非常尷尬的。最明顯的地方是在

第二首曲子〈一條日光大道〉,導演安排一群學生聊天、嬉鬧、先是群舞再轉

兩人一組的互動肢體,這段所呈現出來的感覺就是一個叔叔亂入大學生群中,

對己身肢體的沒有自信、放不開等等,嶄露無遺,真是非常可惜的。當然這有

點像是非戰之罪,殷正洋也許就想著來唱歌紀念李泰祥老師吧。

當然我也完全可以理解這場演出的突如其來──尤其是在李泰祥老師揮別人世之

後倉促成軍,可能在人力的組成與演員的安排上都必須有諸多妥協,也許為避

免落人口實,便以「音樂會」為名,然一方面捨不得放棄在前兩版音樂劇中已

有的部分台詞與劇情推進方式,一方面也是需要一個系統性將歌曲串成一場演

出,因此變成了前日我所看到的那個一半音樂劇、一半音樂會的版本。但無論

如何皆入謝幕時演員所言──要記得一位音樂人最好的方式,便是不斷傳唱他的

歌曲。而我想在此標準上,廣藝基金會已經成功了,他們的確用音樂承諾,他

們會幫最愛音樂的李泰祥老師繼續努力了。

註:

1. 感謝「寫手俱樂部」贈票。

2. 李泰祥老師的作品人人耳熟能詳,因此在演出中的出錯變得極為明顯,週六

晚上的演出演唱到〈走在雨中〉,一曲中演員將「想起我們相別在雨中」唱成

「想起我們相遇在雨中」,二者無論在咬字或意義上實在相去過遠了,還希望

演員能盡力避免此類錯誤。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