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結尾的時候,我眼眶泛淚,有趣的是那天剛好中正紀念堂有反修民法972的遊行。

1930年代的德國,同性戀在內心嘶吼著:「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2013年的台灣,推動多元成家,對於同性戀的態度跟上世紀相比也許只有相差那麼一點。

不是聯署同性戀法案的人就是同性戀,不是反對多元成家的人就是反同性戀,如果這個社會逼迫你硬要選一邊,這就不夠自由,這不是一個辯論賽,他是一個現實的社會,必須要容納多種聲音與意見。

 

劇場心得:

這次到的時間太晚,前面的位子幾乎被占滿,所以坐到最後一排,好處是可以綜觀到全場,勉強可以看到演員的表情變化,所以實驗劇場的座位還算可接受,不會有坐到最後一排還看不清楚的情形。

 

劇情心得:

分為上下兩半部來說:上半部是MaxRudy、下半部是MaxHorst

比較起來,我比較喜歡MaxRudy的感情戲,很細膩、就像一杯溫醇的酒入喉,爾後澀澀的、酸酸的令人心碎,愛跳舞又會對盆栽講話的Rudy傻氣的愛著Max,他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他眼中只有MaxMaxMax,就連逃亡時,他雖然放不下他的盆栽,但他願意去做粗工,放棄他喜愛的跳舞,也不管是不是會受傷,未來還能不能跳舞,現在的我們都過不了這一關,又何況是未來?

MaxRudy在一起時,他從來沒有跟Rudy說過我愛你,他壓抑著、他忍著,因為他知道他們的輕舉妄動,會帶來殺身之禍,因為他知道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與他們不同,所以他們會被撻伐、唾棄、甚至是失去性命,但他仍不願意放棄Rudy,逃亡機票一定要有兩張,護照要有兩本,也許Max覺得這是他虧欠Rudy的,他要對Rudy負責,但他不知道這是愛,伴隨著責任的愛。

最後,MaxRudy在樹林裡被蓋世太保抓到,被帶到火車上等著「分發」,Rudy卻被叫到另一個小房間,被狠狠的毒打、蹂躪,甚至Rudy已經失去了他可以跳舞的雙腳,血跡斑斑不堪一擊的倒在地上,希望Max來救他,也許愛情抵不過人性的自私,也許也是Max不願承認、甚至是認為他根本不愛Rudy,就這樣人性的自私迫使Max否認Rudy是他的朋友、Rudy死了,Max活下來了,「從來沒有路燈的街,我就要離開你;如果明天太陽升起,我就會消失」

這是Rudy在樹林間唱的歌,也許吧,也許他早就料到他會消失,也許他早就知道這將會是一個無疾而終的結果,但Rudy從不後悔,儘管最後他是死在心愛人的自私之下。

(歌詞可能有誤,但真的很好聽)

 

下半部就是MaxHorst的對手戲,Max始終不敢承認他是粉三角的事實,他用盡心機,讓別人給他黃星星,但跟Horst相處後,他開始學著去愛、學著去接受,他們也證實了「愛」不一定要有身體的真實接觸,愛會使人有力量繼續活下去,HorstRudy一樣,他們坦承他們都是粉三角,他們勇敢去愛,但Max不敢,他覺得他沒有資格說愛,所以他用黃星星逃避、拒絕相信愛。

最終,他接受了愛,但他的愛也害了Horst,他極力幫Horst拿到的感冒藥,卻成了重要的關鍵,Horst說我揉左眉的時候,表示我說愛你(其實在這最後的揉眉動作,我看起來很倉促,也許是因為我會認為Horst應該在最後有種從容就義的感覺,所以應該是輕輕劃過他的眉毛,再衝向前去,但我看的那場卻會讓我有種急著要衝出去卻還硬要做揉眉的動作。)

Horst死的時候,Max才真正的抱到Horst,真實的擁抱居然是在死後,就像一開始MaxRudy在樹林裡,明明是在空曠的大地,卻讓人如此的窒息。

最後,Max穿上粉三角的衣服,走向鐵欄自殺,最終,他是以同性戀的身分死去,最終,他面對他內心裡最真實的聲音,他不再逃避這些事實,他用生命捍衛他的愛情和尊嚴,以死亡之名劃下這一生的句點,儘管為時已晚,他的愛人已死不能復生。

 

後記:

很早就很期待這部戲劇,最後搶到倒數第三張票的時候,心情是緊張雀躍的,進場後也沒有失望,從一開始的Wolf裸體出場,到Greta的表演秀,都讓人目不轉睛、驚豔全場,一開始也像純真的Rudy一樣,覺得同性戀,那又怎樣,帶著難道我就不能愛男人嗎的天真爛漫想法,直到納粹開始對同性戀趕盡殺絕時,那樣高壓的逼迫氛圍與單純想跟戀人守在一起的心形成強烈對比,這部戲對我來說,才開始有所轉折,有了同性戀確實無法被世人接受的衝突,就如同場內場外不同氛圍一樣,場內訴說著1930年代德國同性戀的處境,一直到現在21世紀的台灣,有的人無法接受自己與別人不同,就像Max不斷地逃避、逃避、一再的逃避;有的人坦然接受並快樂的活著,就如Rudy一樣,他有權利擁有外面的世界,他跟大家都一樣,都有夢想;有的人卻不屑那些不願承認事實的同類,就像Horst,聽見自己的聲音也是同時可以捍衛自己的尊嚴。

同樣的,有人還是害怕同性戀,無論宗教、種族等的偏見,他們認為這不該存在,也不容許存在,但這不代表要剝奪他們生存的權利,這樣做,那與當時的納粹又有何不同?最終,飾演Max的蔡柏璋,情緒很滿,滿到謝幕時,坐在最後一排的我仍可感受到他的情緒,(雖然我私心以為情緒最高點應該要在穿上粉三角衣服時,就應嘎然而止,但畢竟人還是真實的,無法將情緒收回也是人之常情。)我們是人,是人本就要愛,面對情感的我們總是赤裸的,愛與不愛從不保留,也許就是這樣,愛才如此之迷人。

原文網址:http://julinannachen.pixnet.net/blog/post/173969421

藝文票券折扣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